0 小农 | 猎奇故事网

有一个村庄,没有人居住,只有真正的富裕农民,只有一个贫穷的农民,他们称之为小农民。他甚至没有一头牛,也没有钱买一头牛,但是他和他的妻子确实希望拥有一头。有一天,他对她说:“听着,我有个好主意,有个闲话我们木匠,他要给我们做一个小牛犊,然后把它涂成棕色,这样看起来就和其他任何东西一样,而且一定会及时的。变大,成为一头牛。这个女人也喜欢这个主意,木匠的八卦切开并刨平了小腿,然后按原样画了一下,把它的头垂下来,好像在吃东西一样。

第二天早上,当牛被赶出去时,小农叫牛群进来,说:“看,我那里有一只小牛,但它仍然很小,必须携带。” 牛群说:“好吧,”把它抱在怀里,把它带到牧场上,放到草丛中。小牛犊总是像吃着的小牛一样站着,牛群说:“它很快就会自己运转,只要看看它已经怎么吃了!” 晚上,当他要再次驱赶牛群回家时,他对小牛说:“如果您可以站在那儿吃饱,您也可以用四只脚去;我不在乎再把你拖到我怀里。” 但是那个小农民站在他的门口,等待着他的小牛犊,当牛群把牛赶过村庄时,小牛不见了,他询问它在哪里。牛群回答:“它仍然在那里站着吃东西。它不会停止并伴随我们而来。但是小农说:“哦,但我必须再把野兽带回来。” 然后他们一起回到草地上,但是有人偷了小牛,小牛不见了。牛群说:“它一定已经逃走了。” 但是,农民说:“不要告诉我,”并把牛群带到了市长面前。市长出于粗心大意而谴责他给农民放牛,作为小牛逃走了。牛群说:“它一定已经逃走了。” 但是,农民说:“不要告诉我,”并把牛群带到了市长面前。市长出于粗心大意而谴责他给农民放牛,作为小牛逃走了。牛群说:“它一定已经逃走了。” 但是,农民说:“不要告诉我,”并把牛群带到了市长面前。市长出于粗心大意而谴责他给农民放牛,作为小牛逃走了。

现在,小农和他的妻子有了他们渴望已久的那头牛,他们发自内心地高兴,但他们却没有食物,不能吃任何东西,因此很快就要被杀死。他们给肉加了盐,农民进城去,想在那儿卖皮,以便他用所得来买一头新小牛。在他经过磨坊的途中,那里坐着一只翅膀折断的乌鸦,出于同情,他把他包裹在皮肤上。但是,由于天气变得如此恶劣,又下起了暴风雨雨,他走得更远了,转身回到磨房里,乞求住所。磨坊主的妻子独自一人在屋子里,对农民说:“躺在那里的稻草上”,给他一片面包和奶酪。农民吃了它,皮皮躺在他旁边,女人想:“他累了,已经睡了。” 与此同时,牧师来了。磨坊主的妻子很好地接待了他,并说:“我丈夫出去了,所以我们将有一个盛宴。” 农民听了,当他听到他们谈论盛宴时,他很生气他被迫用一片面包和奶酪做饭。然后,该妇女提供了四种不同的食物,分别是烤肉,沙拉,蛋糕和葡萄酒。

就在他们要坐下来吃饭的时候,外面发生了敲门声。女人说:’哦,天哪!是我丈夫!她迅速将烤肉藏在平铺的炉子里,把酒藏在枕头下,在床上放沙拉,在下面藏蛋糕,在门廊的壁橱里放牧师。然后她为丈夫开门,说:“感谢天堂,您又回来了!真是一场暴风雨,好像世界即将终结。磨坊主看见农民躺在稻草上,问:“那个家伙在做什么?” 妻子说:“啊,可怜的k夫在暴风雨中进来,恳求住处,所以我给了他一点面包和奶酪,并给他看了稻草在哪里。” 那人说:“我没有异议,但要快点给我吃点东西。” 女人说:但是我只剩下面包和奶酪。丈夫回答说:“我满足于任何事情,就我而言,面包和奶酪就行了。”看着农民说:“过来吃点东西。” 农民不需要被邀请两次,但是起床吃饭。此后,磨坊主看到乌鸦所在的皮肤,躺在地上,问道:“你在那里?农民回答:“我里面有一个占卜者。” “他能告诉我什么吗?” 磨坊主说。’为什么不?’ 农民回答说:“但是他只说了四句话,而第五句话是他自言自语。” 磨坊主很好奇,并说:“让他预言一下。” 然后,农民捏了乌鸦的头,使他嘶哑地发出嘶哑的声音,像克尔,克尔。磨坊主说:“他说了什么?” 农民回答:“首先,他说枕头底下藏着一些酒。” ‘保佑我(宗教!’ 磨坊主哭了,然后去那里找到了酒。“现在继续,”他说。农民又做了乌鸦的叫声,说:“第二,他说瓷砖炉子里有一些烤肉。” “按我的话!” 磨坊主哭了,然后去了,发现了烤肉。农民进一步说了乌鸦的预言,并说:“第三,他说床上有一些色拉。” “那将是一件好事!” 磨坊主哭了,到那里去找沙拉。最后,农民再次捏了乌鸦,直到嘎吱作响,然后说道:“第四,他说床底下有一些蛋糕。” ‘ 那将是一件好事!磨坊主哭了,看着那里,发现了蛋糕。

现在两人一起坐在桌子上,但是磨坊主的妻子被吓死了,上床睡觉并带走了所有的钥匙。磨坊主很想知道第五种食物,但是小农说:“首先,我们会很快吃掉这四种食物,因为第五种食物是不好的。” 于是他们吃了饭,然后讨价还价,磨坊主为第五个预言付出了多少,直到他们商定三百个taler。然后,农民再次捏了乌鸦的头,直到他大声嘶哑。磨坊主问:“他说了什么?” 农民回答:“他说魔鬼正躲在门廊壁橱里外面。” 磨坊主说:“魔鬼必须出去,”打开了房门。然后这名妇女被迫放弃钥匙,农民打开了壁橱的门。牧师尽力跑了,磨坊主说:“的确是事实; 我亲眼看到了黑色的流氓。” 然而,农民在第二天早晨破晓时与三百个塔塔尔一起逃走了。

在国内,小农逐渐展开。他盖了一栋漂亮的房子,农民说:“小农民肯定去过降雪的地方,人们用铁锹将黄金运回家。” 然后,小农被带到市长面前,要说他的财富从何而来。他回答说:“我在镇上卖了我的牛皮,卖了300塔拉。” 当农民们听到这一消息时,他们也希望享受这一丰厚的利润,然后奔赴家中,杀死所有的牛,剥去皮皮,以便在镇上卖给他们最大的利益。市长说:“但是我的仆人必须先走。” 当她来到镇上的商人那里时,他给她的皮料不超过两个,而当其他人来时,他也没有给他们那么多,说:

然后,农民们感到烦恼的是,小农民本应以这种方式胜过他们,想对他报仇,并指责他在少校之前进行了这种背叛。这个无辜的小农民被一致判处死刑,将被刺入满是孔的桶中被卷入水中。他被带上来,招来了一位祭司,他要为他的灵魂说弥撒。其他人都必须退休,当农民看着牧师时,他认出了与磨坊主妻子在一起的那个人。他对他说:“我让你从壁橱中解脱出来,让我从桶中解脱出来。” 就在这时,农民知道的那个牧羊人一直渴望成为市长,羊群又来了,于是他全力以赴地喊道:“不,我不会这样做;我不会这样做。如果全世界都坚持下去,我不会这样做!’ 牧羊人听见了,走到他面前,问:“你在说什么?你不会做什么?农民说:“他们想让我做市长,如果我愿意把自己放在桶里,但我不会做。” 牧羊人说:“如果要做市长,仅此而已,我马上就会进入桶中。” 农民说:“如果你进去,你就会当市长。” 牧羊人愿意,进来了,农民把上衣盖在了他身上。然后他亲自把牧羊人的羊群赶走了。牧师走到人群旁,宣布群众已经说了。然后他们来了,把桶滚向水。当酒桶开始滚动时,牧羊人大喊:“我很愿意当市长。”

此后,农民回到家中,正当他们进入村庄时,那个小农民也悄悄地进来,开着一群绵羊,看上去很满足。农民们大吃一惊,说:“农民,你从哪里来?你从水里出来吗?农民回答说:“是的,是的,我的确沉入了深渊,直到最后我跌入谷底。我从桶里推下底部,然后爬出来,那里有漂亮的草地,上面放着许多羊羔,从那以后,我把这群羊带走了。” 农民说:“那里还有吗?” “哦,是的,”他说,“超出了我的期望。” 然后,农民下定了决心,也要自己去买些羊,每只羊成群,但市长说:“我先来。” 于是他们一起去了水,就在那时,蓝蓝的天空中有一些小的绒毛云,被称为小羊羔,它们被反射在水中,于是农民哭着说:“我们已经把绵羊放下来了。下面!’ 市长向前推说:“我会先走下去,环顾四周,如果一切顺利,我会打电话给你。” 于是他跳了进去。溅!去了水;听起来好像他在打电话给他们,整个人群都以他一个人的身分追赶他。然后整个村庄都死了,小农作为唯一的继承人成为了一个有钱人。市长向前推说:“我会先走下去,环顾四周,如果一切顺利,我会打电话给你。” 于是他跳了进去。溅!去了水;听起来好像他在打电话给他们,整个人群都以他一个人的身分追赶他。然后整个村庄都死了,小农作为唯一的继承人成为了一个有钱人。市长向前推说:“我会先走下去,环顾四周,如果一切顺利,我会打电话给你。” 于是他跳了进去。溅!去了水;听起来好像他在打电话给他们,整个人群都以他一个人的身分追赶他。然后整个村庄都死了,小农作为唯一的继承人成为了一个有钱人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